升主动脉扩张专科治疗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飞翔的海鸥散文田健荐读 [复制链接]

1#
擅长临床研究白癜风的专家 https://wapjbk.39.net/yiyuanfengcai/ys_bjzkbdfyy/2840/


  30岁之前,我确乎不知海鸥长什么模样。


  在我的想象中,海鸥的样子应该跟农村老家房檐下住着的鸽子别无二致,一捧大小,灰色泛亮的羽毛,脖子处金光闪闪的,浑圆的肚子,鸡头般的小脑袋,红红的爪子,再就是时紧时慢、时高时低的“咕咕咕”的叫声了。


  年7月上旬,我有一次海边之旅,猝不及防地让我与海鸥来了一次亲密接触,令我喜出望外。


  到海滨城市,最先吸引我目光的,并不是那一望无际的大海,而是那成群叽叽欢叫、盘旋不散的海鸥。我迫不及待地穿好救生衣,大步流星踏过那段晃晃悠悠的浮桥,一脚便跨上了一条左摇右摆的游船,像一个几天几夜没吃没喝的孩子,贪婪地享用着面前这顿盛宴,全然不顾自己那饕餮般的吃相。


  我瞪大眼睛欣赏着。不远处,一条渔船的船头上立着两只海鸥,它们那种温顺安静的样子果然像极了老家屋檐下的鸽子,只是体型略大,颜色也不尽相同。我老家的鸽子几乎是浑然一体的灰色,而眼前的这些海鸥,身上却有几种颜色:头和肚子是白色的,翅膀是灰色的,尾巴是黑色的,尖嘴和长腿是黄色的,黑黑的眼睛周围还好像画着红色的眼圈。


  我支棱着耳朵倾听海鸥的鸣叫。它的叫声比鸽子响亮,尖锐,短促,带着一种无拘无束的野性和咸咸的海腥味,很敞亮,很洒脱,很原始。并且我还注意到,海鸥不像鸽子那样,只有在散步娱乐或躲进窝里时才会发出沉闷连贯、时快时慢的“咕咕咕”叫声。海鸥正好相反,它好像只有在腾空而起、展翅飞翔时,才会发出那种“叽叽叽”的金属般的鸣叫。这种叫声不仅是其生理习性的一种自然流露,更是其勇敢面对狂风暴雨的一种精神体现。


  我们乘坐的游船还未启动,从远处飞来密密麻麻的一群海鸥就像热烈欢迎我们登船似的,飞到了我们的头顶,欢快地盘旋着,鸣叫着,扑扇着翅膀,看得我的眼睛都有些迷离恍惚了,听得我的耳朵都有些杂然欲聋了。


  这时,船上有人向空中抛出了鸟食,一只只海鸥就像一个个技能卓越的演员,在鸟食散开降落的一瞬间,俯冲直下或斜刺穿过,半空接物,准确无误地把一粒粒鸟食吞进它们的嘴里,很少有落入水里的。我不禁为它们高超的捕食本领感到惊讶。


  游船开动了。头顶那群海鸥像要为我们护航似的,紧紧跟随,争先恐后。一把把鸟食抛向空中,它们一遍遍上演争食抢吞、上下翻飞的热闹场面。不只是我们这条船,而是附近所有刚刚出发的游船,全都和我们一样被追随着、护佑着。此时此刻,海鸥的鸣叫声与游客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,和着海浪声,构成了一首大气磅礴、美妙绝伦的海上交响乐。


  我掏出手机,左拍右照,恨不得把每一只海鸥、每一群海鸥自由飞翔的不同姿态全部收入镜头中,装进记忆里。头顶上,它们有的展翅飞翔,身如丅型,自由舒展,四平八稳;有的振翅高飞,身影在M和W两个字形间来回变换,美轮美奂,充满力感;它们有的尾似毛刷挥动,潇洒自如,似要在天空中书写什么豪言壮语;有的尾如羽扇打开,美不胜收,像要在天幕下演绎出一段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。


  看着这些海鸥上下交错、相互追逐、快乐无限的样子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正在活蹦乱跳的音符,仿佛看到有一双硕大无朋的手正在天宇间激情流淌、变幻莫测地弹奏着这些音符,演奏着一首人与海鸥和谐相处、与大自然和谐共生的交响曲。


  我也曾佯装手中有食物,做出向上抛撒的样子,企图触摸一下海鸥软绵绵、胖乎乎的身体,或干脆徒手抓住一只,但聪明的海鸥根本不去靠近我空空的手掌,不理睬我似有实无的抛撒。我不由得替自己汗颜:海鸥比我都聪明。


  当我们的游船靠近种植海带的水域时,一个有趣的现象发生了:原本一直追随我们游船的海鸥,好像比我们更早知道这里已经是游船能够到达的最远目的地,所以它们不约而同地调转方向,置我们的热情和留恋于不顾,纷纷踅转而去。这时,天空下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景:在所有刚刚开启的游船上方,海鸥紧紧追随,欣喜若狂。而在所有返程游船的上方,则看不见一只海鸥,阒寂无声,空空荡荡。如此看来,这些海鸥随着此地游客的日益增多,也变得越来越精明了,它们能准确判断出哪些游船是要出发的,有食可吃,值得劳碌,哪些游船是返程的,游客手中早已“弹尽粮绝”,无需眷恋,所以便及早离开,另觅目标。


  这精明的海鸥,在无数游客面前竟然变得“势利”起来。真是“世态炎凉”啊!


  事实上,我这种谐谑的感慨也仅仅是萌生并萦绕于内心而已,并没有一吐为快。因为,不管人类赋予海鸥多少“灵性”之说,它终究只是一种为食而生、为生而食的水鸟。大千世界中,有海鸥这种“有食而聚,无食而散”习性的动物又何止千万?


  相比之下,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狗,因为比一般动物多了一份忠诚,便享有了“忠臣”之美誉,而猫比狗在胃口上多了一份奸馋,谁给好吃的就认谁做主人,所以就落了个“奸臣”的恶名。反观芸芸众生,很多人其实连狗猫都不如,他们不忠不义,不孝不悌,不稼不穑,哪里还有理由去嘲讽那些海鸥呢?至少,海鸥在你手中无食之时,不会恶语相向,甚至俯冲下来啄伤你的鼻子或眼睛,更不会在转身离去之后,暗中下手,兴风作浪,将你掀翻于波涛之中,葬身于海底之下。它虽有人之“势利”,但却没有人的小肚鸡肠、蝇营狗苟,更没有人的卑鄙龌龊、阴险狡诈。


  正像海鸥翅膀上的灰色不能覆盖它身体上的洁白一样,我并没有因为发现了海鸥习性中的一点异趣,便对海鸥产生出些许的憎恶,相反,倒是被它们那种以海为家、险中求生的精神所感动。毕竟海鸥不是全靠游人投食而生存的,它们有与生俱来的捕食方法,更有自己代代相传的生存技能。


  当我沿着滨海大道游览,看到有那么多人喜笑颜开地向海鸥投食,那么多人不知疲倦地举着手机、相机拍照时,忽然想:海鸥何尝不是以自己的存在,让大海除了惊涛骇浪之外多了一种灵动矫健的美。我要是一只自由飞翔的海鸥该有多好!

本篇审稿张仁义组版易涛

实习生赵梦琦师海波

作者简介


  田健,男,河南修武人,汉族,年7月出生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现在修武县人大常委会工作。

本文作者田健授权河南思客独家刊发

转载请注明出处:河南思客

博客/微博/
  感谢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