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主动脉扩张专科治疗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黄骅民间故事海鸥的传说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的治疗方法 http://m.39.net/pf/a_4475491.html
早年,海边上住着一户打鱼人家,老两口和一儿一女,女儿和儿子同岁,一个叫海儿一个叫藕儿,儿子年长,藕儿管海儿叫哥,海儿管藕儿叫妹,家中虽说日子不太富裕,可每逢海儿和他爹打鱼回来,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欢欢乐乐的挺开心,海儿一天天长大,转眼已成了十八九的大小伙子,这年的秋季,海儿和他爹出海打鱼在海上遇到了大风,大浪把小船吞没了,海儿年轻精力旺飘凫了一天才到了岸上,他爹老胳膊老腿没凫几步就凫不动了,呛了几口海水再也没上来。海儿的娘哭的死去活来。几天几夜滴水不进,身子眼见着一天天瘦下去。一日,海儿的娘把海儿叫到跟前说:“儿啊,你已长大成人,以后自己过日子可要勤快,娘不能帮你做啥了……”又把藕儿叫到跟前说“闺女,现在有句话我不能不告诉你,你,你本不是我的亲闺女……”藕儿很吃惊,拉着娘的手不住口地叫娘,她娘摆摆手继续说下去,“十七年前,我刚生下你哥不久,你爹出海打鱼在海里发现漂来一只木盆,木盆里装着小丫头,你爹就把她抱回了家,这孩子就是你,这些年跟了娘没让你穿好吃好让你受苦了,前些日子,我和你爹商量过了,准备等上了冬就想给你们成了亲事。闺女,娘也不为难你,你愿意这门亲事就点点头,不愿意就摇摇头……”,没等她娘说完,藕儿就哭着跪在了床前,眼泪如断了线了珠子,她娘笑了笑就闭上了眼。海儿和藕儿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过起了日子,虽说成了亲事,可藕儿依然叫海儿哥,海儿照样叫藕儿妹,海儿出海藕儿就时常在海边等他。这天,她又到海边等海儿,正巧碰上堡主的儿子和几个家人。这堡主的儿子是个专踢寡妇门挖绝户坟的浪荡公子,他一见藕儿长的貌美标致漂亮非凡顿时起了歹心,他凑到藕儿跟前讪讪笑着说:“嘻嘻,这小媳妇,在这里等谁呀,是不是在等哥哥我?”说着公子哥儿就动手要去搂抱藕儿,藕儿躲躲闪闪本想不和他纠缠,转身想走,堡主的儿子以为藕儿不好意思又说:“我家吃不愁穿不愁,跟了我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受不尽的富贵。”“呸,”藕儿吐了一口唾沫,指着堡主的儿子说:“别说你家有船有网有金有银,就是有天上的月亮俺也不稀罕。”堡主的儿子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,他一挥手,几个家人一哄而上去抢藕儿,藕儿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着,她一日咬破一个家人手趁机逃了出来,堡主的儿子见藕儿跑了,气得把几个家人狠狠地踢了几脚。堡主的儿子依仗自己老子有钱有势,又让媒婆登门劝说,媒婆一连去了几个都被藕儿骂了回来,堡主的儿子犯愁了,不喝也不吃整天想着藕儿。最后,他把几个家人叫到跟前对他们说,谁要是想出法把藕儿弄到手,赏给五十两银子。有个叫杨六的家人鬼点子不少,他贼眼珠子一转就想出了个缺德的主意。他悄悄凑到堡主儿子的耳边嘀咕了一阵。堡主的儿子边听边点头,最后不住地喊:好、好,脸上露出阴险的笑。一天,海儿从海中打鱼回来就被堡主的家人叫走了,海儿不知啥事跟着家人来到堡主家里,海儿被请进了里屋,只见屋内早摆好了满一桌酒菜,堡主的儿子皮笑肉不笑地站了起来,“哎呀,来来兄弟,这些天打鱼幸苦了,今天我特备了一桌酒席犒赏……”。海儿心中纳闷,这么些打鱼的为啥单请自己呢,左思右想出猜不出为啥,有心不喝可架不住几个家人和堡主的儿子蹿动,这个敬一杯,那个干一个,几杯酒下肚海儿就觉得脸红耳赤头昏脑胀迷迷登登的,堡主的儿子向几个家伙一挑眼色,杨六又端来一壶酒给海儿斛满,双手举到海儿的嘴边又给灌了下去……藕儿在家里等啊等啊,从一更坐到三更,又以三更坐到天明,始终不见海儿回来。有心上堡主家去找又怕人家笑话。这些日子,藕儿整天提心吊胆,老觉着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。好不容易等到天亮,藕儿也顾不得别人说啥了,急急忙忙往堡主家走去,走到半路上正碰到馕主家里的家人杨六一伙儿,杨六告诉她,昨天晚上海儿是在堡主家喝酒,可喝了一会儿就走了,谁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。藕儿找啊找,找遍了整个堡子,问谁谁也说不知道,找到了海边,船还拴得好好的上面一个人也没有。藕儿绝望了,她跪在海边上哭了起来,她哭肿了眼睛哭哑了嗓子。堡主的儿子不知啥时站在了藕儿的身后,假惺惺地对藕儿说:“你看这事,嗨,昨天好好的在一块儿喝酒,若不是他喝醉了掉进海里?哎呀,你也别哭了,我看这样吧,你孤怜怜的今后就住我家吧。藕儿不理不睬哭得更伤心了。堡主的儿子心切,恨不能一时娶过藕儿,也装作伤心的样子劝藕儿:“人死了也就算了,你也别太难过,跟着我过吧。”藕儿听了倒停住了哭声心中格噔一下子,他怎么知道海儿死了呢?看来定是他们搞的鬼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海儿一定让他给害死了。藕儿有心想告官,可无凭无据告了有啥用?她恨自己是个女流之辈,不能为海儿报仇血恨。转念一想,海儿一死只剩自己活着还有啥劲关,不如死了算了,可自己死了也不能便宜了堡主的儿子,非得为海儿出这口气不可。圃她打定主意对堡主的儿子说:“你让我去你家不难,只是你得给海儿造只船送他上路,再为他披麻戴孝,了却我和他的夫妻之情。”堡主的儿子一听说:“这有啥难的”不加思索的答应下来。转眼到了发丧这一天,海边上人山人海来看热闹,堡主的儿子亲自把海儿的灵牌位放在桌子上,四周摆满了祭品。他执壶斛酒忙乎的挺热闹,藕儿一身孝衣雪白似银,她跪在海儿灵位前大声哭了起来,眼泪一串一串象断了线的珠子,海边上周围的人听了也不禁流下泪来。堡主的儿子三拜九叩披麻戴孝,手捧海儿的灵牌登上了特制的木船,放好后点燃火把扔到了船上,木船顺风漂了下去,老远老远还能看见一片烟火呢,藕儿哭得死去活来,眼睛哭出了血,她见海儿的大船已经烧尽,转身指着堡主的儿子大骂道:“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,害死我丈夫又想霸占我,休想,我死了也决不跟你去……”说着一转身“扑嗵”一声跳进了波涛凶涌的大海。堡主的儿子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,可已经晚了,忙派人打捞,说来也怪,无论怎么捞也捞不到藕儿的尸体,在藕儿跳下去的地方海水“哗哗”地冒着,大约过了七七四十九天,在藕儿跳下去的地方,一只海鸟转个不停,它的叫声很凄惨很悲伤,夜晚就伏在那儿一动一不动,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,几天的功夫几个堡子的人们就都知道了,争相来这里观看,海鸟一边飞一边叫着:“哥、哥”好多人都奇怪,怀疑海鸟是藕儿变得,她“哥、哥”地叫着是在找海儿,后来,有人就管这海鸟叫海藕。由于藕和鸥读音差不多,就把这海鸟叫白了——“海鸥”。

原创荐读/p>

原创

老家琐忆

原创|十年

原创

老屋

原创

心中的黄骅港

原创

打工轶事

原创

扛着方便面去旅行

原创

明天,你好!

原创

下馆子

黄骅记忆|打秧

黄骅记忆

漫谈“营生”

原创

40年,这些是我永远的记忆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